<p id="g6cdd"></p>
  1. <li id="g6cdd"></li>
  2.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3.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pre id="g6cdd"></pre>
    <pre id="g6cdd"></pre>
    關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智谷趨勢 11-29

    央企離京潮加速,上海正在“東北化”

    智谷趨勢(ID:zgtrend) | 逍道一 黃漢城

    一大波央企,不在搬離北京,就在搬離北京的路上。

    11 月 26 日,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宣布今年 12 月將集團總部遷至深圳。當天界面報道,中國船舶集團總部將于 12 月 15 日搬到上海。

    加上之前重組的中國衛星網絡集團、中國中化控股有限責任公司落戶雄安;中國華能搬到雄安;三峽集團搬到武漢;新組建中國電氣裝備集團落戶上海 ……

    粗略數數,今年已有 7 家央企動遷。

    不僅如此,多名央企員工向 21 世紀經濟報道透露,年內還有十家央企被談話要求搬離。

    " 離京潮 " 勢不可擋。央企一千多萬員工都在關心,自己工作單位到底搬不搬?

    不在北京的人都在關心,被疏解的央企能不能搬到我這?畢竟央企的帶動意義非凡。

    在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歷史性進程中,上海正在東北化!

    別誤會!

    作為共和國長子,東北當年因工業基礎雄厚、礦產資源豐富、靠近蘇聯,成為了蘇聯援助中國 156 項項目的最大承載地。

    包括鞍鋼、長春一汽、渤海造船廠、沈飛、沈陽黎明航空發動機、沈陽第一機床廠、哈爾濱汽輪機廠、哈爾濱鍋爐廠等項目拔地而起。

    在 49 年后的歲月里,東北所培養的人才、所制造的關鍵零部件,成為軍事、國防、航空航天等事業中的關鍵,是當時中國研發制造大國重器,維護地緣政治安全的重要基地。

    如今時過境遷,上海似乎能更好的扮演這種角色。

    而現實中,國家確實有意識的將大國重器的研發制造集中到上海。

    今年 9 月 25 日,西安乃至整個西北損失了唯一一家總部央企!由中國西電集團與國家電網公司下屬許繼集團、平高集團、山東電工電氣集團及南瑞恒馳、南瑞泰事達、重慶博瑞重組整合而成的中國電氣裝備集團,在上海正式揭牌,總部也選定在上海。

    這是中國輸配電領域規模最大、產業最完整、綜合能力最強的全電壓、全系列交直流電氣裝備制造企業,有不少拳頭產品是國家實現能源安全和穩定供給的國之重器。

    如果北京不出馬,恐怕只有上海能鎮住這樣的大場面了。中國船舶搬去上海,也是類似的道理。

    2019 年 11 月 26 日,中國船舶工業集團與中國船舶重工集團重組而成的中國船舶集團正式掛牌成立,旗下擁有中國船舶、中船科技、中船應急、中船防務、中國重工等多家上市公司,總部位于北京。

    作為全球最大的造船集團,中國船舶集團去年新接船舶訂單量、造船完工量、手持船 舶訂單量全球占比分別為 23.3%、 19.4%、21%,三大造船指標均居世界第一。

    它還是航空母艦、LNG 船、核潛艇、豪華郵輪、全海深無人自主潛航器等最難制造的海洋裝備的研發制造主力軍。

    不過自合并之日起,中國船舶就已經定了要搬遷至上海。與人們印象不同,造船也是技術活,甚至可以作為科技樹的一支。亞洲四小龍中有兩個國家 ( 地區 ) 的騰飛,都受益于造船業的勃興。

    上海是沿海城市中人才最為集中、造船技術最為成熟的地方,更是國際航運中心,不管研發制造國防船舶還是民用船舶,上海都是優中之選。

    今年 8 月,中國船舶集團曾與上海市人民政府簽署合作協議,將大力推進船海創新資源在滬集聚發展,努力提升船海裝備產業發展能級以及產業鏈、供應鏈現代化水平等。如今更是有了明確的離京日期。

    而更早前,承擔研發制造 ARJ21、C919 國產大飛機、CR929 遠程寬體客機重任的中國商飛,從設立之初就放在了上海。

    目前,中國共有 120 多家央企。除北京外,央企總部分布為:港澳 6 家、東北 5 家、廣東 4 家、武漢 3 家、雄安 2 家、成都 1 家。

    加上即將遷移而來的中國船舶,上海很快就會有 8 家央企總部,分別為東方航空、中遠海運、中國商飛、寶武鋼鐵、交通銀行、太平人壽、中國電氣裝備,涉及到航空裝備、海洋裝備、電氣裝備、特種鋼等。

    未來,這份名單還會持續拉長。

    要知道,裝備制造業是工業的心臟和國民經濟的生命線。未來上海一定會成為中國上天入海、征服陸地的裝備之都,心臟中的 " 心臟 "。

    以上海高效的管理水平、國際化的視野,全國裝備制造業資源將會得到更好的整合。未來那些分散在全國的央企二三級子公司有可能會得到重新的布局優化,人才的流動和配置也會更加合理起來,全力推動卡脖子技術的攻關。

    有個細節很有意思。

    中國船舶、三峽集體這兩家央企搬遷,看似很突然。上海、武漢這種配套成熟的老牌大城市都拿不出合適的場地,以至于重量級央字號要在臨時辦公場所過度。

    事實上,誰搬?往哪搬?是決策層深思熟慮的結果。只是央企影響大,牽一發而動全身,事先需要嚴格保密而已。

    像上海、武漢這樣的城市有足夠多的空置寫字樓。但央企性質特殊,辦公場所大多是低密度的大院,一般寫字樓不滿足長期辦公的要求。

    比如三峽集團在確定新址之前,武漢甚至騰空了江岸區政府大院。

    另外,即使對北京、上海這樣的城市,央企在當地都有一定的面子 ( 話語權 ) ,選址優先提供交通方便、鬧中取靜的好位置。

    在京央企很多都在二環內甚至長安街附近。所以央企換城市時,新址自然要精挑細選一番。

    吊詭的是,央企占著好位置,反而成了它們搬遷的因素之一。

    比如剛才分析中國船舶搬去上海,是出于上海的航運等相關優勢,以及與企業自身的匹配程度。

    但也有中國船舶的員工猜測:集團原址在二環內、長安街旁也是被疏解的原因之一。

    根據國家的藍圖,以長安街為核心的北京二環內,是全國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和國際交往中心的核心承載區,絕對的大國權力中樞。

    可現在長安街沿線分布著不少央企總部大樓,包括一些資源型央企,還有幾大銀行總部。

    它們與中央政務區的功能都并無多大關聯。因此長安街沿線進行功能疏解、重組、騰退,可能是決定央企搬不搬的考量。

    21 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最近有十家央企被談話要求搬離,而這些央企的總部地址多為二環內臨近長安街兩側。

    之前傳言中被要求搬離的華能、華電和三大銀行巨頭的總部也恰好都符合這個標準。

    當然,有時候計劃趕不上變化。北京近來的一些新動向,可能改變一些企業搬不搬的命運。

    據不完全統計,北京的總部級法人金融機構突破 900 家。全國 20 余家中央金融企業中,絕大多數總部也設在北京,包括中國前 5 大金融機構,中國四大資產管理公司," 亞投行 " 的總部等。

    之前坊間一直因為北京城市戰略沒有經濟中心的定位,就猜測金融類央企難逃搬遷的命運。

    不過隨著北交所橫空殺出,釋放了強化北京經濟實力的信號。這樣一來,金融類央企不知道是否會有新的安排。

    目前搬離北京的央企去向只有 4 座城市:雄安、上海、深圳、武漢。

    于是有人迫不及待開始清點央企離京的大贏家。

    竊以為,這樣的彈冠相慶未免太早了些。

    比如說雄安是央企搬遷的最大贏家。

    但對雄安而言,這不是什么意外之喜,而是既定任務。

    作為千年大計,雄安本就是為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而生。

    " 北京將主動支持雄安新區建設,推動非首都功能向雄安新區轉移,支持部分中央在京行政事業單位、總部企業、高等學校等向雄安新區有序轉移。" 明確寫進北京十四五規劃。

    甚至可以把雄安當成北京的飛地。只要高校、醫院等配套陸續搬過來,央企員工一起過來是水到渠成。

    加之京雄高鐵貫通,北京往返雄安的便利不亞于上海 - 蘇州、廣州 - 深圳。未來在雄安的央企高管想去全國各地甚至世界各地談業務,去大興機場坐飛機比北京更方便。

    對上海、深圳這樣的一線城市而言,有沒有央企加持都很優秀。當然,這不影響滬深對央企的持續渴望。

    對搬去滬深的央企而言,也不過是從一座一線城市搬去另一座一線城市。

    最現實的參照系,是這 3 座城市房價屬于一個檔次。深圳氣候可以甩北京幾條街,但深圳醫療和教育資源是硬傷,跟北京沒法比。

    可能正是這個原因,有員工向 21 世紀經濟報道坦承:總部搬遷后,我決定申請調回北京分公司。我孩子還小,還離不開我。我不考慮今后舉家搬離北京。

    搬去上海的央企,則更近乎 " 平移 "。上海城市能級與北京相同,均屬一線中的一線,醫療和教育資源也最接近北京。

    上海以洋氣的市容市貌、精致的城市管理,近年愈來愈受追捧。連網紅們都用身體投票,爭相拋棄北漂,搶占上海灘。

    至于武漢,大家恐怕過度解讀了。

    要知道,因為寶鋼、武鋼合并,武漢損失了一家 500 強央企總部。如今三峽集團回來,一出一進,持平。

    另外別忘了,三峽集團本來就是從湖北搬去北京的。

    目前尚看不出武漢有被央企特別垂青的態勢,因此也不算大贏家。

    一位接近國務院國資委的知情人士對《財經國家周刊》透露:央企總部選址并非易事。既要結合自身發展所需,貼近市場前沿,更要拉動區域經濟發展,彰顯優化國有經濟結構的戰略意圖。

    不過他也表示:不能孤立看待央企總部的搬遷與選址。只有繼續推動混合所有制的建設,讓社會資本進入央企持股,在市場的主導下,央企總部落地才會有更多的選擇。

    唯一能確定的是,央企搬遷真的不是口號了。在上海習慣了接過新大國重器的時代使命同時,相信北京也做好了華麗轉身的準備。

    最后附上一份網傳北京央企外遷計劃。

    這里頭有不少央企的搬遷計劃并未證實,僅為網友猜測!一切均有待官宣,我等吃吃瓜看看熱鬧就好。

    參考資料:

    《央企總部搬離北京漸成氣候 有人歡喜有人愁》21 世紀經濟報道

    《離開北京,央企總部往哪兒搬?》財經國家周刊

    《央企總部搬離北京并非只是口號?》中國經濟周刊

    以上內容由"智谷趨勢"上傳發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費視頻剪輯工具

    一起剪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任你干草精品视频免费不卡
      <p id="g6cdd"></p>
    1. <li id="g6cdd"></li>
    2.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3.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pre id="g6cdd"></pre>
      <pre id="g6cdd"></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