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g6cdd"></p>
  1. <li id="g6cdd"></li>
  2.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3.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pre id="g6cdd"></pre>
    <pre id="g6cdd"></pre>
    關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環球網 11-30

    “理智外流”危險逼近美基層政府

    【環球時報記者 李準 郝爽言】過去一年半,在選舉、公共衛生和教育等領域工作的美國基層政府官員及其家人遭到生命威脅的頻率急劇上升。迫于壓力,許多官員選擇辭職保命。有專家分析稱,這一之前從未出現過的狀況,說明美國基層政府機構正面臨 " 理智外流 " 的危險。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狂熱分子開始尋求進入這一領域。雖然沒有在美國全國范圍內進行追蹤,但上到美國司法部,下至地方警察局,無一不承認這一趨勢正在升級。

    " 我喜歡這份工作,但不想為此而死 "

    " 你們的日子屈指可數了!" 在佛蒙特州,一名自稱在建筑業工作的男子去年 12 月對著一群負責選舉的基層官員發出警告:" 這可能是將一把手槍塞進你們嘴里并扣動扳機的好時機。" 今年 7 月,在密蘇里州圣路易斯縣議會上宣布口罩強制令后,該縣衛生部長費薩爾 · 汗一出門便遭到一群暴徒的圍攻。" 我喜歡這份工作,但并不想為此而死 ",在俄勒岡州的某學校董事會任職的薩米 · 阿卜杜拉布說,最近他被朋友告知,有人正在尋找他,并揚言要殺死他。

    VOX 新聞網稱,這些對基層政府官員赤裸裸的威脅并非孤立事件," 美國的民主已經從內部開始腐爛。" 調查發現,在 2020 年大選周期以及新冠疫情期間,美國 17% 的地方選舉官員以及約 12% 的公共衛生部門工作人員受到過威脅。

    盡管這些針對公職人員的威脅沒有導致致命的暴力,但是從數量上來說,已經足夠嚴重。無黨派選舉創新與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戴維 · 貝克爾說,2020 年以前,威脅選舉官員的情況 " 十分罕見 ",現在這一切 " 超出了我們所見過的任何事情 "。

    紐約大學布倫南司法中心今年 4 月公布的一份調查顯示,32% 的選舉官員在工作的時候感到不安全。18% 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在 2020 年選舉期間 " 有點擔心 " 或 " 非常擔心 " 他們的生命安全,從負責選舉事務的高級官員到底層負責投票的匿名工作人員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威脅和騷擾。

    過去幾個月,路透社采訪了美國數十名負責選舉的官員以及實施部分威脅的 9 名美國人,并記錄了針對美國 12 個州競選官員的近 800 條恐嚇信息,其中有超過 100 條足以被起訴。路透社發現,這些人擁有一些共同點——他們都將自己描述為 " 愛國者 ",為奪回美國前總統特朗普 " 被奪走 " 的大選勝利果實而不懈斗爭,他們是支持大選舞弊 " 陰謀論 " 的極右翼網站的???,而且沒有人因為騷擾競選官員而被執法機構指控犯罪。

    與 2020 年大選對選舉官員的作用相似,新冠疫情也將美國公共衛生部門工作人員置于部分偏激人群的攻擊之下。美國疾控中心今年 7 月發布的一份針對 2.6 萬名公共衛生人員的調查顯示,近 24% 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在工作時 " 感到被霸凌、威脅或騷擾 "。在疫情之前,公共衛生工作者對他們的工作滿意度很高?,F在他們出現 PTSD(創傷后應激障礙)的可能性比醫生和護士等一線衛生工作者高 10%,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 " 受到虐待 "。

    美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家卡羅爾 · 饒說," 我們有一種感覺,公共衛生工作者承受著巨大壓力。被威脅、騷擾、霸凌的數量如此之多,令人驚訝 "?!都~約時報》的一項調查顯示,過去 19 個月,有超過 500 名高級衛生官員選擇離職,其中 " 政治氣候 " 是一個關鍵原因。

    此外,美國部分公立學校的工作人員和老師也有類似的經歷,這也是過去幾十年從未有過的事情。公立學校的董事會會議變得越來越有爭議,有的時候是暴力性的。這些沖突主要是因為學生家長對 " 種族批判理論 "、學校的強制口罩令、針對跨性別學生的包容政策等感到憤怒。加州大學河濱分校教育政策教授約瑟夫 · 卡尼說," 最近這種威脅變得越來越普遍 "。

    佛羅里達州布里瓦德縣某學校董事會的官員詹妮弗 · 詹金斯說,她所在的學區今年因為建設跨性別衛生間的政策激怒了一些父母,這些父母揮舞著支持特朗普的標語,在學校的董事會會議上抗議。今年 7 月,在學校實施了必須戴口罩規定后,一名共和黨州議員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了詹金斯的手機號碼,她的語音郵件中立刻充滿了仇恨信息。

    美國全國學校董事會協會(NSBA)曾在寫給美國總統拜登的一封信中,要求調動聯邦調查局(FBI)的力量執行打擊恐怖主義的聯邦法規,以解決家長針對學校董事會成員和公立學校的 " 暴力和威脅問題 "。這封信遭到共和黨人的強烈批評,最后,NSBA 不得不為此道歉。

    " 他們說系統壞了,但他們才是破壞系統的人 "

    VOX 稱,在今天的美國,惡劣的政治環境正在阻止 " 有公眾意識的人 " 參與公共生活,這種損失可能讓美國在面對下一場疾病大流行時變得更加脆弱,進一步損害美國的教育系統,甚至導致 2024 年大選的民主危機。

    政治分析人士認為,這種 " 我們和他們對決 " 的 " 惡性政治極化 " 心態蔓延,在全球多個地方動搖了民主根基,管理國家關鍵職能的無黨派官僚和地方民選官員變成了黨派目標。而對公務人員的這種威脅,正是這種對民主進行侵蝕的直接體現。" 他們說系統壞了,但他們才是破壞系統的人 "。

    不堪重負的選舉工作人員、學校官員、公共衛生官員不愿自己和家人成為暴力的對象,他們選擇辭職的可能性越來越高。如果這些領域出現了人員危機,尤其是大規模辭職時,可能會對美國核心機構造成真正的損害。

    全國縣市衛生官員協會首席執行官洛里 · 特雷梅爾 · 弗里曼表示,公共衛生部門的人員危機正在阻礙抗擊新冠疫情的斗爭,這使得美國在應對下一波疫情時表現得更加糟糕。

    弗里曼在給美國司法部的一封信中寫道:" 公共衛生官員的離職正值這些職位最難填補的時候,這在全國各地的地方領導層中空白……他們帶走了我們在繼續抗擊疫情或面臨下一次危機時不會擁有的經驗和知識。"

    美國 VOX 新聞網稱,進行自由公正的選舉、保護公眾健康、教育兒童,這些是任何一個民主政府的基本職能,但是美國履行其國家基本職能的能力正在日益衰退。

    兩極分化已經滲透到最小的權力舞臺

    " 為什么有人會在 2021 年開始希望進入公共服務領域?" 倫敦大學學院國際政治學副教授布賴恩 · 克拉斯稱,美國社會如此多的兩極分化已經滲透到最小的權力舞臺。在涓滴效應的影響下,關于國家政治的尖刻言辭已經到達地方層面,而這種不幸的發展將對美國的下一代領導人產生深遠影響。

    克拉斯稱,2021 年,美國的基層選舉動態可能會發生變化:當候選人希望競選某個職位時,他需要考慮的不僅僅是時間和籌集資金,還有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其后果是可以預見的:有才華的好人會選擇遠離政治。尤其是在地方層面,任何過高的風險都會很快使政府公職失去吸引力。例如,堪薩斯州道奇市市長就因收到太多死亡威脅而辭職。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稱,美國政治體制的極化是一個長期趨勢,可追溯到 19 世紀 70 年代,如今則體現為政客們不吝妖魔化其政敵為暴君、叛徒和恐怖分子。這種極化讓政治言論中的禮儀漸失,淪為粗魯的辱罵和人身攻擊,而且似乎有意煽動情緒、有時甚至在煽動犯罪的邊緣徘徊。這種文化造就了對于公共官員的惡意攻擊和騷擾,公共服務部門不再吸引普通人前去工作,反而吸引著狂熱分子。

    在社會議題上不可調和的矛盾加劇著政治分歧,加入民間組織的公民幾十年來在減少,反而主要由極右翼陰謀論驅動的民兵組織數量自 2008 年以來、尤其在近五年內急劇增多。預計有 10 萬成員的民兵組織雖然不同于白人至上主義者、反穆斯林、反移民、反左派和厭女團體,卻能因仇恨聯邦政府而走在一起。

    以上內容由"環球網"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費視頻剪輯工具

    一起剪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任你干草精品视频免费不卡
      <p id="g6cdd"></p>
    1. <li id="g6cdd"></li>
    2.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3.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pre id="g6cdd"></pre>
      <pre id="g6cdd"></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