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g6cdd"></p>
  1. <li id="g6cdd"></li>
  2.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3.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pre id="g6cdd"></pre>
    <pre id="g6cdd"></pre>
    關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新周刊 11-30

    5 分的國產劇,4 分靠配角

    評價演員好壞的標準其實早已寫好:有戲的和沒戲的。

    有戲的,可以演一輩子,哪怕是配角也讓人不舍眨眼;沒戲的,即便有主角的戲份和年輕的資本,也難逃被快進跳過的嫌棄。

    注水的熱搜里,充斥著流量們僅粉絲可見的演技,而用愛發電的視頻剪輯區,卻宣泄著觀眾的真情實感。

    最近,小破站的二創者又開腦洞了。

    視頻里,《一見傾心》里白發滄桑的中老年督軍徐伯鈞和《金粉世家》中膠原蛋白滿滿的富家千金白秀珠上演了一段 "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 的虐戀。

    差著輩分的愛戀本會讓大多數人不適,但因為男女主演曾是央視版《天龍八部》中慕容復和王語嫣的扮演者,原本膈應的劇情便瞬間絲滑了起來。

    白發的修慶,我愿稱之為 " 最帥督軍 "。/《一見傾心》

    而關于民國劇《一見傾心》的討論,也因此從對阿寶色濾鏡開到最大、軍裝修到變色都救不起來的顏值吐槽,跳轉到了 " 復嫣 CP 粉過年啦,感謝此劇為復嫣衍生提供素材 " 的歡樂中。

    其實,在伏地魔和林黛玉都可以穿越時空跨越物種的戀愛面前,關于慕容復和王語嫣的這一點點文藝復興顯然不算什么。

    可讓人意外的是,18 年前那個眉頭結著愁怨、下腰劈叉無所不能的慕容復,換上軍裝,換上腹黑軍閥的人設,也換上一頭銀發滿臉溝壑的面容,似乎仍能把 " 芳心縱火犯 " 的罪名牢牢扛在肩上。

    蘆花叢中飲酒的慕容復,放到現在,也對得住一句:哥哥太殺我了。

    52 歲的修慶讓頭頂鐵劉海的唱跳愛豆暗淡無光,而剛剛完結的《嘉南傳》里,明艷大氣的翁虹,也襯得四千年美女少了風華絕代的氣場。

    要說如今的國產爛劇有什么看頭,這些顏值依舊在線、演技依舊能打的老演員和他們所扮演的配角,或許就是我們追劇不尷尬的唯一理由。

    配角 CUT 里

    有煙火氣的父母愛情

    如果不是考古到了 " 史上最帥慕容復 ",很少人會留意到修慶當年那套行云流水的真功夫。

    學戲曲出身后又轉行去做武替的經歷,讓修慶可以手搖折扇,演活一個風度翩翩的江南公子;也可以凌空揮劍,生動詮釋什么叫做執念江山的瘋批美人。比起新版《天龍八部》中要素過多、一身宦官氣質的慕容復,修慶這版不說吊打,至少也是憑實力碾壓。

    跟隨古裝美男一起消失的,還有如此行云流水的打斗場面。‍

    而在這波由修慶引領的古裝劇美男回憶殺里,同樣淪落到給流量鑲邊、出演父輩的黃海冰,顯然也有資格加入群聊。

    《書劍恩仇錄》里辮子頭也無法拉低顏值的陳家洛,《武林外史》里不梳頭也難掩瀟灑的沈浪,更別提《萍蹤俠影》里倚馬仗劍、貴公子氣質溢出屏幕的張丹楓了。

    劍眉星目的黃海冰,有一張天生的俠客臉。正是這又蘇又撩、可甜可鹽的五官配置,讓看過《隋唐英雄傳》的少女們,都或多或少在他飾演的秦瓊和聶遠飾演的羅成之間陷入糾結。

    黃海冰的秦叔寶,鄭國霖的李世民,聶遠的羅成,謝君豪的楊廣 …… 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顏值頂配。

    可帥咖同樣有煩惱,年輕時因為容貌矚目,人設又討喜,古裝男神的演技總要晚一步才能被看到。比如前不久完結的《嘉南傳》里,因為一則親人離世的對手戲,黃海冰和男主曾舜晞僅僅在眼神上,就拉開了 " 星河和吊燈 " 的差距。

    而時代的眼淚就是,曾經黃海冰演感情戲,是俊男靚女的甜寵劇,如今卻成了樸實無華的父母愛情。

    接不住老演員的戲,再高的顏值也是白搭。

    在《嘉南傳》這部顏值頂配都沒能出圈的小糊劇里,比女主半永久泫然欲泣妝更矚目的,是沈浪和沈眉莊的倍速斗嘴。

    印象里端莊從容的兩位主演,一個降級成草蔻出身的糙老爺們李長青,一個化身為愛財如命的潑辣娘子何翠花,時而為家長里短吵到面紅耳赤,時而又眉飛色舞撒嬌認錯,把中年夫妻的生活細節拿捏得死死的。

    多少人追《嘉南傳》,是為了等青花 CP 變相發糖。

    反觀男女主之間生硬又套路的對線,唯一能讓觀眾相信愛情的理由,就是 " 劇本讓他們在一起 "。

    在越來越追求仙、禁欲、抹殺人性的古裝劇里,主演常常游離于劇情之外。鞠婧祎曾自曝演古裝戲時舍不得刮掉眉毛,會讓化妝師用發膠把眉毛粘細一點。

    愛豆們的偶像包袱,還體現在舍不得染發、扮丑等諸多方面。一部劇,一個角色需要怎樣的表演不重要,守住美貌似乎才是第一位的。

    以前的妝發雖雷,但感情戲是真的蘇。

    而沒有包袱的配角,自然就肩負起輸出了讓人身臨其境,并且疑惑 " 怎么我爸媽上電視了 " 的煙火氣息。

    和青花 CP 一樣,以雞飛狗跳的夫妻日常撐起剪輯區歡樂素材的,還有《大明風華》里忍功第一的太子和自帶彈幕的太子妃。

    雖然觀眾仍會對不怒自威的狄仁杰和茶藝滿分的凌玲念念不忘,但老演員的功力就在于八竿子打不著的人演夫妻,也能讓觀眾品出歲月濃稠的生活感。

    吳越的太子妃,承包了《大明風華》里絕大部分的笑點和淚點。

    當喜歡揣手手、身材和長相看起來特別可愛的梁冠華,和熱衷嘟嘟嘴、碎嘴人設拉到最滿的吳越,拉家常一樣用俏皮的臺詞和生動的表情,來打開夫妻間同享尊榮、患難與共的諸多細節,皇宮的高墻里,除了腥風血雨的王位爭奪戰,似乎也閃現出尋常人家的脈脈溫情。

    誰能想到有一天,沒有被工業糖精打敗的我們,會把 " 嗑死我了 " 的感嘆,送給那些年紀不小、戲份不多的副線 CP。

    可愛又可恨的人間真實

    即便沒有被歲月包漿的父母愛情加持,老演員們所承包的配角,依舊能憑實力搶鏡。

    相比起主角們光芒萬丈的金身,任由人性的瑕疵與可愛綻放的配角們,顯然成了國產懸浮劇中最牽動觀眾情緒的人間真實。

    皇室宮斗里為數不多的手足親情,都被這群神態到位的配角拿捏了。

    《我在他鄉挺好的》中,金婧扮演的胡晶晶是一個出場就領了盒飯的悲情角色。四個女生中,她是最狼狽的那個。沒有成功的事業,沒有閃亮的姿色,更沒有為她擋風遮雨的愛人??删褪沁@樣平庸的胡晶晶,給人的觸動卻是最深的。

    其實早在胡晶晶之前,我們就已經充分領教了那些甘當綠葉、卻無法停止散發魅力的配角們。

    不管是職場精英之間勢均力敵的愛情,還是霸道總裁愛上我的套路瑪麗蘇,都不及一個紅口白牙、愛慕虛榮的老太太,用去超市薅菜、借大金表識人等細節,把觀眾連拉帶拽拖回現實。

    《我的前半生》里的薛甄珠,是一個蹬著紅色高跟鞋、恨不得把所有名牌都穿上身的霹靂老嬌娘。她拜金、雙標、嗓門大,進能大鬧辦公場所手撕小三,退能哭窮賣慘求唐晶讓出賀涵。

    可就是這樣一個道德觀堪憂、會被生活帖吐槽 108 遍的小市民,卻因為扮演者許娣老師那身從戲曲行業中修煉出的柔軟功力,實力詮釋了什么叫做撒潑的老太也可以性感和可愛。

    和許娣一樣輸在人設卻贏在表演上的,還有《都挺好》里的倪大紅。

    喜歡裝傻充愣,卻比任何人都懂明哲保身的怪老頭,明明是個能把全家鬧得雞犬不寧的作精,卻因為每次遇事都面壁裝鴕鳥的萌點,以及摔倒在地都要訛一杯手磨咖啡的表情包,而讓人恨不起來。

    時至今日,仍沒有觀眾能擺脫被蘇大強支配的恐懼。

    在哈爾濱話劇團泡大的倪大紅,對角色扮演可謂深有體會?!洞竺魍醭?1566》里,眼袋矚目的他雖然自詡 " 長得著急 ",但以 47 歲的年紀去挑戰年已耄耋的奸臣嚴嵩,依舊不是一件能輕松騙過觀眾眼睛的事。

    為了更貼合角色,倪大紅為嚴嵩設計了耳背和手抖等細節,再配合淡漠的表情和失焦的眼神,站在嘉靖帝身邊,自帶一種老謀深算、皇帝也玩不過我的氣場。而當時出演嘉靖的陳寶國,比倪大紅還要小四歲,看上去卻差了一輩還不止。

    誰能找出海報中隱藏的倪大紅。

    真正考驗演技的時刻,不是大喜大悲,而是表面云淡風輕,內心卻暗流激涌。隨著倪大紅在《天盛長歌》中成功解鎖了殺伐果斷的帝王形象,越來越多的老戲骨也出現在相對比較費智商的權謀劇中。

    不管是打開《慶余年》還是《鶴唳華亭》,見世面再多的觀眾都會被豪華的配角陣容深深震撼。

    達康書記吳剛坐上輪椅,轉型人狠話不多的陰謀家陳萍萍;育良書記張志堅戴上紗帽,變身罵人不帶臟字的嘴炮王李柏舟;陳道明扮演的慶帝,不愛梳頭卻愛穿深 V,從內到外都散發出佛系的假象;反派專業戶王勁松,卻一反常態,還原了一個忠誠慈父形象的催淚盧尚書。

    育良書記,在線罵人。

    《知否》里含淚送別了盛明蘭出嫁的曹翠芬老師,轉頭就成了專注疼愛范閑的祖母;《上錯花轎嫁對郎》中扮演齊老太君的鄭毓芝老師,以 83 歲的高齡出演了《慶余年》中一出場就給了長公主一記耳光的威嚴太后,年齡在變,不變的,是她依舊穩穩拿捏住了角色的鋒利與睿智。

    演藝圈鐘愛新鮮的面孔,但我們更愛看這些老戲骨演到一百歲。

    祖母專業戶,戶戶都走心。

    配角復興之路

    可愛又迷人的配角并不是時代的產物,從有影像以來,他們就一直存在。

    之所以話題度越來越高,風頭蓋過了光環加身的主角,有自己變強的原因存在,但更多的,是對手變弱了。

    縱觀國產劇這十年,主角設定逐漸走向臉譜化:男主不是逆天改命就是要拯救蒼生,女主不是拿著男主的劇本,就是在成為男主的路上。精致的妝造,要美不要戲的十級濾鏡,甚至于總想搞大事的宏大主線,都在弱化角色本身的細節和邏輯。

    被資本委以吸金重任的主要角色,在經過一輪又一輪的多方魔改后,已經失去了貼合故事的原始形態。

    他們高大全的同時,不失偉光正的風度和真善美的優雅。只有在資方沒時間搭理的配角身上,才保留了那些紋理斑駁的人性。

    配角的戲不多,可每一幀都是寶藏。

    當主角們在制式雷同的地圖上進行著打怪升級的主線劇情時,配角卻周旋于悲歡離合之間,嘗盡了人間百態。

    豐富的人設,豐滿的內容,裝進配角身上的驚喜已經足夠多了,就等一把名叫 " 演技 " 的鑰匙來將它打開。

    梅蘭芳 60 壽辰時,他的御用琴師徐蘭沅曾送過他一副壽聯:" 看我非我,我看我,我亦非我;裝誰像誰,誰裝誰,誰就像誰。" 千人千面,就是對演技的最高贊美。

    好在為了兼顧流量和質量,影視圈已經愛上了老帶新的搭配公式。千人千面的老戲骨們,集體走向了復興之路。

    新京報曾采訪從業人員,得到了 " 老戲骨比年輕演員更挑劇本 " 的回復。" 比起曝光度、片酬等,已經積累起行業地位的他們,更關注劇本好壞、角色是否有發揮空間,更能回歸表演本身。"

    為了塑造人物形象,甚至會自掏腰包購買道具。

    而行業地位的積累,顯然不能指望一部部演砸了的爛劇。

    1990 年,一部名為《主角與配角》的小品登上春晚。表演者是當時呼聲極高的陳佩斯和朱時茂。

    和他們大多數小品的設定一樣,濃眉大眼總是以正面形象示人的朱時茂分到了主角,因為锃亮的光頭而看起來不那么偉岸的陳佩斯被迫淪為配角。面對主角的耀武揚威,配角不以為然地丟出一句:" 到了舞臺上,還得看誰有戲。"

    在當時,這或許是一句心有不甘的挽尊,可放在今天的語境下,卻意味深長。

    陳佩斯的父親陳強,就是憑借著黃世仁、南霸天等一眾反派配角,成為了人民的戲骨??梢娝^主角配角,不代表番位的尊卑;而正派反派,也不是國民度高低的投射。

    評價演員好壞的標準其實早已寫好:有戲的和沒戲的。

    同吃一碗飯,可就是有人連碗都不配端。

    有戲的,可以演一輩子,哪怕是配角也讓人不舍眨眼;沒戲的,即便有主角的戲份和年輕的資本,也難逃被快進跳過的嫌棄。

    " 潮水退去時,方知誰在裸泳 " 這句被用濫了的巴菲特名言,同樣適用于審美覺醒的演藝圈。

    而留給摸魚新人們穿上泳褲的時間,顯然已經不多了。

    作者 | 箋語

    校對 | 凌晨

    歡迎分享到朋友圈

    以上內容由"新周刊"上傳發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費視頻剪輯工具

    一起剪
    相關標簽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任你干草精品视频免费不卡
      <p id="g6cdd"></p>
    1. <li id="g6cdd"></li>
    2.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3.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pre id="g6cdd"></pre>
      <pre id="g6cdd"></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