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g6cdd"></p>
  1. <li id="g6cdd"></li>
  2.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3.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pre id="g6cdd"></pre>
    <pre id="g6cdd"></pre>
    關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清華北大學子考研報普本,這屆名牌大學生正在集體滑落

    以下文章來源于黃漢城財經 ,作者黃漢城

    這兩天,我活了幾十年的認知第一次被顛覆掉。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是人類這個物種得以在叢林法則中發展進化的根基。然而,中國的 985/211 名校畢業生偏偏要說不。

    很多人沒有注意到,今年的全國碩士研究生招生考試隱藏了一個巨大的新聞 :名牌大學的高材生們自甘降級,使得雙非院校的報考人數極速爆棚。

    96 個浙江大學、24 個華中科技大學、30 個大連理工大學 …… 的學生報考一所雙非院校杭州電子科技大學。來自雙一流高校的考生有 602 人,增長率高達 50.1%

    有 188 個來自 985/211 的考生,報讀浙江農林大學碩士研究生,增長率高達逆天的 95.8%。

    就連北大、復旦、浙大的學生都涌去了上海師范大學讀研。

    似乎沒有什么能夠阻擋,這一屆名校畢業生的集體下沉。

    中國最聰明年輕人的滑落,比生育率的下墜,比聯想的形象崩塌要快。

    這是一個值得所有人關注的信號!

    今年雙非院校的門檻都被踩爛了。

    據考研人梳理,今年至少有 12 所 " 雙非 " 院校的 2022 年碩士研究生報考人數超過 1 萬, 像黑龍江大學為 10604 人,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為 10626 人,杭州師范大學為 10570 人。

    而這里頭,有不少人來自中國的頂級學府。

    浙江大學,是個人應該都聽過吧。

    除了北大清華,誰都不放在眼里的浙江老大哥,今年卻有 96 位本科畢業生,報考杭州電子科技大學研究生,一所既非 985 又非 211 的高校。

    96 位是什么概念?

    浙江大學每年升學的本科生,95% 左右都直升 " 雙一流 " 高校和中國科學院,迫降到 " 雙非 " 院校僅有 121 人。一家杭州電子科技大學,就薅掉了其中近80%。

    真是浙江百年歷史上的巨變啊。

    作為一所收分極高的老牌名校,浙江大學最近可是出盡風頭。在 2021 年兩院院士增選結果中,浙江大學力壓清華北大,貢獻了 5 名新院士,成為中國高校界最大贏家。

    不數不知道,原來浙江大學走出了 210 多位兩院院士,甚至還有 1 位諾貝爾獎獲得者、4 位 " 兩彈一星 " 功勛獎章獲得者,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作出了積極貢獻。

    只是萬萬沒想到,如此高不可攀的浙江大學卻自降身段。

    這可把杭電 " 小老弟 " 給激動壞了,在考研報名結束后,該校直接在微信公眾號貼出紅色喜報。

    " 來自雙一流高校的考生有 602 人,增長率為 50.1%(好扎眼)"

    " 生源來源最多的三所一流大學為:鄭州大學、浙江大學、大連理工大學 "

    激動之情,溢于言表。

    吃瓜群眾一下就不淡定了," 浙大不行了嗎?" " 這跟我說是喜訊?真不是要我命么 "

    " 確定對我們這些考生來說不算噩耗?"

    淡定,淡定。

    這年頭,連北大生都要開倒車,浙大算什么。

    去年,上海師范大學的研究生新生中,有 400 名來自 " 雙一流 ",近 300 名來自 985、211,其中包括了北京大學、浙江大學以及復旦大學等高校學子。

    真是活久見!

    一所知名度遠不如北京師范大學的 " 雙非 " 師范,竟然受到北大、復旦生的熱捧。難道北大的本科生已經 " 貶值 " 到這地步了?

    大家都知道,清華北大生自帶光環,推免率(保研率)在中國高校中一騎絕塵。

    北京大學的推免率超過了 56%,一半北大本科生都能就地直升。再加上每年 30% 北大學子會出國出境深造,上岸率一直以來都不愁。

    可見,這一屆的清華北大生,志氣大不如前了啊。

    令人細思極恐的是,杭州電子科技大學與上海師范大學并非孤例。今年浙江農林大學碩士研究生報考人數比上一年增加 1198 個,增幅為 40.6%。而來自于 " 雙一流 " 高校的考生卻有 188 人,增長率高達95.8%。

    40.6% 與 95.8% 的對比說明什么?

    說明今年名校畢業生的向下報考,遠遠高過于普通高校向上報考的熱情。名校生正在集體 " 滑落 "。

    為什么這批中國最聰明的年輕人,會不約而同地下沉呢?

    在做出解釋之前,我們先來看看,這一屆名校畢業生有多不容易。

    豆瓣上有一個小組叫 "985 廢物引進計劃 "。

    創建僅一年半,就吸引了超 12 萬人,冷冰冰的數字背后,是五味雜陳的人間故事。

    逛一圈下來,你大概會認同,這是史上最容易遇到 "驚喜" 的一屆高校畢業生了:

    當他們開始研究區塊鏈的時候,幣圈掛了;

    當他們想加入俞敏洪的大軍時,教培團滅了;

    當他們開始寫公眾號的時候,流量危機了;

    當他們想學編程的時候,互聯網反壟斷來了;

    當我開始回老家考公的時候,殯儀館服務管理崗都有千人競爭

    ……

    于是,這些 " 雙一流 " 名校生開始另謀生路,與 " 大專生 " 搶飯碗,比如開摩的、送外賣、做保姆、賣房子。

    真是男默女淚。

    時代的劇烈變化,深遠影響了每一個青年人的命運。有時候,不是他們不夠優秀,而是這個時代變化太快。

    這是 985 高校本科畢業生就業率不到 80% 的院系名單。

    除了生化環材料 " 四大天坑 ",清華大學的藥學院、華中科技大學的公共事業管理、武漢大學的金融學、中山大學的電子與信息工程學院等竟然赫然在列。

    過去就業吃香的 " 顯學 " 專業,淪落到與天坑專業為伍,著實讓人唏噓。

    金融學曾是自帶精英主義色彩、高考狀元濃度最高的專業,錄取分數線常常一騎絕塵,如今卻撞到了槍口上。

    之前 P2P 爆雷后被一夜鏟平,地方債務警惕明斯基時刻,我們要防范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金融行業 " 躺著賺錢 " 的時代過去了,強監管的時代呼嘯而至,順帶著最賺錢的房企們的杠桿也被打了下來。

    但高校每年仍在輸送百萬經濟、財經類畢業生,加入這場內卷困局中," 小鎮做題家 " 分分鐘淪為 " 金融平民 "。

    以武漢大學為例。

    武大金融學 2016 年的就業率高達 97%,2019 年斷崖式下滑到 77%,2020 有所上升但未能挽回頹勢,只有 82.7%。

    麥可思研究院發布的《2020 年中國大學生就業報告》顯示," 金融(銀行 / 基金 / 證券 / 期貨 / 理財)" 職業類的人才需求下降了 18.6%。

    不僅如此,金融人才的價碼也在下降,2019 屆金融學專業畢業生月收入為 5753 元,比第一位的軟件工程專業畢業生少 1557 元,數錢的輸給了敲代碼的。

    不過,敲代碼也笑不起來。

    過去十年互聯網行業的高歌猛進,讓高校在新增開設電子信息相關專業上持續 " 大躍進 "。如今互聯網發展迎來反壟斷,反不正當競爭的政策拐點,高校卻來不及剎車,程序員過剩到只能內卷。

    即便是身處電子信息產業產值過萬億的廣東,華為、OPPO、TCL、中興、大疆等企業就在家門口,中山大學電子與信息工程學院的本科生就業率還是在下滑。

    2017 本科生就業率為 90.52%,2018 年為 90.99%,2019 年為 75.62%,從就業率排行榜的中游滑落到倒數前三,與法學院、心理學系做了兄弟。

    同在廣東的廣州外語外貿大學,其信息科技與技術學院 / 網絡空間安全學院的就業率,也從 2019 屆的 100%,滑落至 87.54%。

    一般來說,5.5% 的城鎮調查失業率,在國際上處于較低水平。

    今年隨著疫情控制,恢復正常經濟運行,中國的就業形勢是不斷改善,調查失業率逐步回落至 4.9%。

    應該說,這是一個不錯的成績。

    所以,我們依舊可以看到頂尖學府有不少專業是 100% 就業率。

    (武漢大學)

    (浙江大學)

    (四川大學)

    時代的變化,總會造成一些局部小氣候的不同。

    張愛玲說,出名要趁早。說這句話的時候,她才 24 歲。

    而我們這一屆的大學生們,則深深的領悟到,什么叫做就業要趁早。

    今年國考,212.3 萬人浩浩蕩蕩地排隊趕考,創下報名人數的最高紀錄,平均崗位競爭比達到了 61:1。最火崗位來自阿里郵政管理局,競爭比達到史無前例的 2 萬人比 1。

    而最熱門的互聯網大廠,正悄悄抬高了學歷門檻。某互聯網大廠去年校招數據顯示,新招員工碩士博士學歷的占比達到了 57%,985、211 本科生學歷已經不夠用了。

    就連最沒有技術含量,連廚師都省了的火鍋店,招聘服務員都開始要求必須是 985 高校畢業了。

    學歷貶值都快追上人民幣貶值速度了。

    20 年前,大學生還是鳳毛麟角,如今的高校畢業生數量是 20 年前的 16 倍,兩條腿的民工不好找,戴眼鏡的大學生滿地跑。

    今年超過 900 萬高校畢業生,就業競爭可想而知。

    為此,名校畢業生自覺地選擇了延遲降落,走上讀研的道路。你說這些最聰明的年輕人讀研是為了搞學術,我是不相信的。大多數人可能還是將其作為過渡期。

    第一通過考研提升學歷,積攢多一些彈藥,給自己贏取 2-3 年的就業緩沖期,對抗就業焦慮。

    第二現在考公多數要求應屆生。2019 年國考面向應屆生招錄比例為 39.17%,2022 年變成了 67%,這意味著非應屆生的上岸機會越來越少了。

    今年上不了岸的人,選擇讀研可以曲線救國,過兩三年獲得再戰一次的機會。

    更何況,研究生學歷可坐享副科待遇,本科學歷就得熬幾年才能熬到副科,也是一筆劃算的買賣。

    上述原因導致了考研大熱。

    2020 年來的新冠疫情,讓考研之路難度系數翻倍,使得一些 985/211 學子不得不下沉。

    全球化智庫(CCG)發布的《中國留學發展報告(2020~2021)》藍皮書提到,全球八大留學目的地國,2018-2019 學年中國留學生總人數是 389.99 萬人。

    疫情阻斷了中國學子的海外求學路,哪怕有五分之一人殺回國內讀研,都會增加 78 萬人。

    場面有多慘烈?

    2022 年研究生招生人數 110.7 萬人,報名人數高達 377 萬人,總體上岸率還不到三分之一。

    在這樣的競爭壓力下,一個最安全的選擇便出現了——下沉,以名校優勢,降維打擊普通本科生。

    哪怕在中國高校鄙視鏈頂端的清北名校生們,也不得不自降身份,選擇安全的著陸方式。

    今年,中國青年報對 53 所大學(含雙一流大學及普通高校)調查發現,超七成在讀研究生,目的是為找更好待遇的工作和提升學歷含金量。

    因為 "學術研究興趣" 而讀研的,僅有可憐的 3.9%。

    我們的名牌大學生,比丈母娘還現實著呢。

    這些下沉的名校生,未來的出路方向十分明確,要么通往互聯網科技大廠,要么通往 " 宇宙的盡頭是編制 "。

    今年,12 所研究生報考人數超過 1 萬的 " 雙非 " 院校中,師范類占了 7 所。師范大學如此走俏,也恰恰是教師編制越來越吃香了。

    畢竟,連遠在西北腹地的內蒙古鄂爾多斯的中小學,都敢開出 60 萬年薪搶清北名校生了。

    北大、復旦名校生青睞的上海師范大學,也正因為考研難度低于北京師范大學、華東師范大學,在上海出了名的好就業,畢業生留滬率高達 85.77%,太適合名校生 " 躺贏 " 了。

    杭州電子科技大學今年成 " 雙非 " 贏家,正因為它是不少互聯網科技公司人才的 " 黃埔軍校 "。

    它坐落在電商之都的杭州,是華為最青睞的 " 雙非 "。去年杭電的畢業生有 173 個都被華為收入麾下,??低?、中興、同花順、網易等名企,也對該校畢業生情有獨鐘,招聘時都是一薅薅一窩。

    所以,不要懷疑這一屆名校大學生的選擇。他們,都是中國最聰明的年輕人。

    當然,以下沉的方式著陸,這批天之驕子們就不得不接受巨大的 " 落差感 "。

    迫降到雙非,不僅意味著教育資源的降級風險,還要直面別人異樣的目光。

    正如知乎上有網友說:有一種 " 家道中落 ",淪為要和一群完全不屬于我的圈子的人做同胞的感覺。

    如今國內外風云變幻,疫情下不確定性在增加,這一屆的高校畢業生 " 避險 " 情緒高漲,下沉的選擇可以理解。

    然而,真正的避險渠道其實是修煉內力。

    如果你的本科不混文憑,天天圖書館 - 宿舍兩點一線,把自己搞的專利纏身,SCI ???,你還需要去讀研過渡嗎?

    華為以百萬年薪求 " 天才少年 ",大疆以 60 萬高薪求技術人才,都說明今天企業對于真正人才的饑渴程度。

    北大清華復旦的畢業證絕不是人生的通行證。

    你的大腦才是。

    以上內容由"黃漢城財經"上傳發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費視頻剪輯工具

    一起剪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任你干草精品视频免费不卡
      <p id="g6cdd"></p>
    1. <li id="g6cdd"></li>
    2.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3.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pre id="g6cdd"></pre>
      <pre id="g6cdd"></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