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g6cdd"></p>
  1. <li id="g6cdd"></li>
  2.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3.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pre id="g6cdd"></pre>
    <pre id="g6cdd"></pre>
    關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長沙晚報 12-01

    女子埋在樹下的 200 萬不翼而飛,作案者竟是?

    在父親的幫助下

    瀏陽永和鎮的張女士

    將裝有大量現金的保險柜埋藏在樹下

    但沒過多久保險柜卻不翼而飛

    她連忙報了警

    然而經警方調查

    張女士的父親張某具有重大盜竊嫌疑

    近日

    瀏陽市人民法院審結的這樁蹊蹺的盜竊案

    真相大白

    ↓↓↓

    女子樹下埋藏保險箱 一個月后不翼而飛

    張女士是一名生意人,平時流動資金較大,為方便存取款,她購買了一個保險柜,平時就放在娘家的臥室里,陸續往保險柜內放入現金,最多時達到了 200 余萬元。

    為了確保保險柜內財物安全,張女士向父親張某提出將保險柜埋藏到地下。隨后,張某便與女兒一起趁夜深人靜時將保險柜埋在了自家屋外的一棵桂花樹下。

    不過,讓張女士沒有想到的是,一個月后她再次返回娘家,查看桂花樹下的保險柜時,卻發現保險柜不見了。

    " 只有我和父親知道埋藏地點,難道被誰誤打誤撞發現了?" 疑惑之余,張女士立即將情況告訴了父親張某,在尋找多日毫無頭緒的情況下,張女士向永和派出所報了案。

    " 因埋藏地點只有張女士父女兩人知道,所以張某的嫌疑很大。" 接案后,警方將張某帶回派出所進行詢問調查,但張某表示不知情,并提供虛假線索試圖誤導辦案民警。

    由于沒有直接證據證明保險柜的失蹤與張某有關系,警方在問詢張某后,讓其回了家。但警方并沒有排除張某的嫌疑,并對其跟蹤偵查。

    親爹覬覦女兒錢財偷梁換柱 兩次偷走 200 萬

    在接到報案后的第二天,民警又來到張某家進行現場勘查,很快有了重大發現。

    " 張某十分鎮定,也比較配合,不過當我們打開他家附近的一口枯井時,他變得躁動不安起來。" 民警介紹說,在枯井里,他們找到了兩個保險柜,一個被切割過,一個完好無損。經張女士辨認,其中一個就是她埋藏在樹下的保險柜。

    面對證據,張某這才低下了頭,向警方如實供述了自己盜竊女兒保險柜內財物的犯罪事實。

    原來,張某在得知女兒保險柜內存有大量現金后,便起意盜竊,但因不知道密碼無法得手,于是便心生一計——購買了同款新保險柜替換了女兒原來的保險柜,并將原來的保險柜切割開取出了 30 萬元現金用于生活開支,其余現金又放回到新保險柜中,恢復原樣。

    而他盜竊女兒 30 萬元的事,一直沒有被女兒察覺。半年后,應女兒要求,張某將保險柜埋藏于地下。但張某第二天就私自將保險柜挖出,將余下的 170 余萬元轉移到異地埋藏,同時以保險柜遭他人盜竊作為借口,企圖掩蓋犯罪事實。

    案發后,張某將埋藏的 170 萬元現金挖出,還給了女兒張女士,并退賠了事前盜竊的 30 萬元現金。

    得知保險柜被盜竟是父親張某所為,張女士既詫異又無奈,最后她對父親的行為表示了諒解。

    有兩次犯罪前科 法院判決親爹犯盜竊罪

    近日,瀏陽市檢察院以涉嫌盜竊罪對張某提起公訴。在審理過程中,辯護人提出,對于張女士寄放在娘家的保險柜,張某有默許下的保管義務,應當構成侵占罪,轉移 170 萬元是為了防止女兒發現,而且他想賺到 30 萬元之后,一并將錢歸還張女士,沒有非法占有的主觀故意。張某還有自首、退贓、獲得被害人諒解等量刑情節,女兒也因為父親可能入獄而承受著良心上的不安,所以懇請法庭結合法與情作出判決。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被告人張某盜竊 200 萬元,數額特別巨大,1994 年、2000 年 2 次因犯盜竊罪被判刑,毀損偷換保險柜,采取破壞性手段盜竊,主觀惡性大,根據其犯罪手段,盜竊數額,主觀惡性,非法占有的故意,其行為構成盜竊罪。被告人張某在被采取強制措施后才供認盜竊事實,既沒有主動投案,也未在采取強制措施前如實供述犯罪事實,不符合自首的法定要件。被告人張某具有坦白、已追繳和退賠全部贓款、取得被害人諒解的量刑情節,可以酌情從輕處罰。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盜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13﹞8 號)第八條規定:偷拿家庭成員或者近親屬的財物,獲得諒解的,一般可不認為是犯罪;追究刑事責任的,應當酌情從寬。雖然被告人張某盜竊女兒財物數額巨大,但屬于盜竊家庭近親屬財物,且已獲得諒解,社會危險性極小,同時被告人張某具備實施社區矯正條件,對其判處緩刑,有利于修復親屬間的社會關系,如果判處重刑,將會導致罪刑不相適應,也不利于修復親屬間的關系。法院遂作出判決:被告人張某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

    來源丨長沙晚報全媒體記者 劉樹源 通訊員 陳梓嫻

    以上內容由"長沙晚報"上傳發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費視頻剪輯工具

    一起剪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任你干草精品视频免费不卡
      <p id="g6cdd"></p>
    1. <li id="g6cdd"></li>
    2.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3.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pre id="g6cdd"></pre>
      <pre id="g6cdd"></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