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g6cdd"></p>
  1. <li id="g6cdd"></li>
  2.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3.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pre id="g6cdd"></pre>
    <pre id="g6cdd"></pre>
    關于ZAKER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大貓財經 2021-12-23

    不知不覺中,24 萬所小學校,沒了 .....

    作者 | 貓哥

    來源 | 大貓財經

    最近," 古天樂小學 " 荒廢的事兒,又被拿出來炒了一波。

    此前,遵義的網友在短視頻平臺發視頻稱,遵義的紅光古天樂小學已經荒廢,期間也有不少網友來報,自己家鄉的古天樂小學也有不同程度的荒廢。

    有人大呼可惜,也有不少娛樂博主借此來攻擊古天樂假慈善,甚至不乏各種陰謀論。

    其實大可不必,慈善這事兒," 問跡不問心 "," 古天樂小學 " 的冠名也無可指摘,畢竟各種 " 邵逸夫樓 "、" 田家炳中學 " 也是名滿中國了。

    主導捐贈事宜的慈恩基金會的數據顯示,古仔從 2009 年至今,已經捐了 4056 萬港幣,合計 121 所學校。

    現在被爆荒廢的學校建于 2009 年,古仔捐了 18 萬港元,地方政府配資 62 萬建設的,是古仔最早捐助的 8 所學校之一,從學校的建設來看,還是很不錯的,現在荒廢了,也確實挺可惜。

    但其實,這事兒在全國各地都在發生。

    統計數據顯示,2020 年,全國有 25.1 萬個小學(含 9.3 萬個小學教學點),比 2019 年少了 8369 個,而與 2001 年相比,減少的小學數量則達到了 24 萬所。

    也就是說,20 年的時間里面,近一半的小學,已經沒了。

    紅光小學所在的貴州省,也是接受各種捐贈學校最多的省份里,近 10 年的小學數量,已經由 2001 年的 15412 所減少到了 9633 所,減少幅度超過了三分之一。

    而在未來,可能還有更多的學校,面臨被裁撤的命運。

    這么好的學校為啥荒了呢?

    其實也并不難解答,缺人。

    從數據上來看,2020 年的小學招生人數 1808.09 萬,比 2019 年減少 60.95 萬人。

    貓哥咨詢了一位在老家的一個小學老師,最近她也陷入到有點迷茫的狀態,因為她可能將進入十幾年職業生涯的第三所學校任教。

    她參加工作時是在一所鄉村小學,本來學生就不多,隨后的兩年就進入招生困難階段,最終不得不取消了這個小學,她被分流進入一個鄉鎮小學,幾年過去了,這個鄉鎮小學面臨的也是相同的命運,被合并也是遲早的事情。

    今年的新招生的班級里,最少的班只有 5 個孩子,這個班面臨的可能是老師比學生多。

    不想生這事兒,大家已經說倦了,即便是各種政策的利誘,比如產假,也沒啥用,2020 年的人口出生率,創下了 43 年來的新低。

    《產假 190 天,還讓不讓女人工作了》

    關注大貓財經視頻號

    按照人口的趨勢,這幾年招收的學生還是 2015 前的孩子,并不會面臨斷層,甚至未來兩年還可以有一個入學人數的小高峰,但是在那之后,可能就要面臨一個斷層了。

    孩子越來越少,自然也就不需要那么多小學了。

    更確切地說,是不需要那么多的鄉村小學。

    有一組更值得玩味的數據:

    2001 年的小學在校生有 1.25 億,其中城市有 1680.88 萬,城鎮有 2259.79 萬,鄉村有 8604.8 萬,鄉村的學生占據了絕大多數,到了 2011 年,鄉村學生已經少了一半多,只有 4065.2 萬了。

    到了 2020 年,1.07 億的在校小學生,只有 2450.48 萬的學生還在鄉村,學生都哪兒去了呢?

    去了城里,同期的城市和城鎮的在校生,雙雙突破了 4000 萬。

    如果平均下來,差距就更大了,鄉村小學的校均在校生 148 人,城鎮小學為 780 人,城市小學為 1364 人,已經有了近 10 倍的差距。

    差距是怎么拉開的呢?

    中國的城鎮化率的變化很快,2011 年的城鎮化率只有 37.66%,而 2020 年的戶籍人口城鎮化率已經到了 45.4%,而常住人口城鎮化率 63.89%。

    而一些學校就在城鎮化的路上,自然而然地沒了。

    那些高學歷的 " 新農民工 " 基本上市拖家帶口在城里落戶,他們的孩子獲得了更好的受教育機會,對于這批孩子來講,鄉村更是回不去的故鄉,而在城市里,他們又成了未來樓市的后備力量。

    從 2001 年開始,小學的數量就已經開始減少了,這幾年更是小學合并的高峰期,當然,更多的是鄉村小學的撤銷或者合并,有些偏遠的地方只能保留 " 小學教學點 "。

    小學教學點也是近 10 年來出現的概念,就是那些仍然被保留但學生人數已經不過百的 " 小學 ",甚至很多地方已經年級都湊不齊了,如果入學人數繼續減少,這些小學教學點都難以保留。

    再看古天樂近幾年的捐贈,雖然仍然專注于偏遠山區的教育,但已經不再是小學的建設,而是轉向一些成熟的學校,捐建教學樓和宿舍樓了。

    而對于這些學校來講,改善條件,成為了當務之急。

    而這種結果,更是 " 卷 " 出來的。

    今年高考前夕,衡水中學的一位同學在演講中說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話:" 我就是一只來自鄉下的土豬,也要立志去拱大城市里的白菜 "。

    但," 鄉下的豬想要拱到城里的白菜 " 又談何容易。

    內卷更是從小培養的:

    城市的家長們 " 雞娃 ",不僅學區房什么的買起來,8 萬塊才能撐起來一個暑假;

    城鎮的家長們,痛斥 " 雞娃 ",但有能力的還是把孩子搞到城市中去,留下來的,也開始為孩子物色著補習班;

    鄉村的家長,則更愿意把孩子送到城鎮里去,而留下來的,不少家長最終也只能是一句話:" 老師,他不聽話,可以動手 "。

    在內卷里,剩下的 2000 多萬鄉村的孩子最沒有優勢。

    缺房子嗎?

    不缺,10 年間,學生沒增多少,學校也撤了不少,而總的校舍面積從 5.69 億㎡增長到了 8.46 億㎡,可以說是條件改善了不少。

    缺硬件嗎?

    也不缺,在一些農村地區,地方上可沒少在學校上下本錢,各種硬件條件都不差,甚至一些小鄉鎮的小學里面也能實現多媒體全覆蓋。

    缺啥,缺教育資源。

    北上廣深這樣的城市,一個小學都能讓全國頂尖大學的研究生蜂擁,但是一些鄉村小學,一些老師根本搞不定那些高科技,不少硬件都是閑置,有些地區開出了相對更高的條件甚至吸引不來一些本該下鄉的公費師范生。

    教育集中對于鄉村的孩子來講,確實算是一件好事兒,雖然一些偏遠山區的條件仍就比較艱苦,但是教育集中,還是能夠為改善教育條件和質量,提供更多的優勢條件。

    對于學生來講,拼不了課外培訓,那就得拼自己,無論是拼時間還是拼身體,為了成績,總得作出點犧牲;拼不了眼界可以拼努力,總歸是希望能夠獲得更高的出頭機會。

    倒是最近,在線教育回歸公益性質,讓內卷的腳步稍停下來,讓城里的孩子喘口氣,也讓鄉村孩子獲得了更多的可能性。

    現在大家都清楚,學??梢粤袒?,但是孩子不能撂啊。

    以上內容由"大貓財經"上傳發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費視頻剪輯工具

    一起剪
    財經新聞

    財經新聞

    財富解碼 縱橫投資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原創精品

    查看更多內容
    任你干草精品视频免费不卡
      <p id="g6cdd"></p>
    1. <li id="g6cdd"></li>
    2.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3.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pre id="g6cdd"></pre>
      <pre id="g6cdd"></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