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g6cdd"></p>
  1. <li id="g6cdd"></li>
  2.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3.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pre id="g6cdd"></pre>
    <pre id="g6cdd"></pre>
    關于ZAKER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三言財經 03-11

    確診大廠夫妻的真實生活:住 9 萬一平的房子,妻子 22 點后才下班,丈夫周末還在加班

    出品 | 三言財經

    3 月 8 日,北京海淀區新增三例本土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三人在京主要活動軌跡也公布。

    據了解,病例一和病例二是在同一辦公樓上班。在病例一確診陽性后,病例二作為病例一的密接后經檢測核酸檢測也為陽性。

    而病例三為病例二的妻子。

    據通報,病例一和病例二工作地點為海淀區北三環西路 43 號,而這正是字節跳動的總部所在。

    另據財新網 3 月 8 日報道,字節跳動辦公大樓在 3 月 7 日出現確診一例新冠病例,該感染者就是病例一。當日字節員工全體進行了核酸檢測,并在公司過夜。

    病例三工作地點為海淀區西二旗中路 33 號,正是小米科技園。

    而夫妻二人的活動軌跡背后,大廠夫妻的真實生活到底又是怎樣的?

    夫妻二人所住小區房價每平 9 萬 5

    從通報中,我們得知夫妻二人居住在海淀區清河街道安寧莊西路上林溪 2 區 1 號樓。

    病例二(以下簡稱丈夫)的活動軌跡顯示,3 月 6 日, 10:00-11:30 兩名家具設計師上門進行裝修設計。所以夫妻二人有可能在該小區已經買房。

    從房地產網站查詢到,上林溪小區的房價均價在每平 9 萬 5 左右。如果是 100 平的房子全款差不多得 1000 萬。

    不過也有可能是租房住,據租房平臺的數據,該小區整租 90 平米左右(2 室一廳)的房子每月房租需要 9000 多塊,也不算便宜。

    房子距離小米科技園 800 米

    妻子每天步行上班

    但下班卻經常是晚上 10 點以后

    不管是自己的房子還是租房,我們能夠看到病例三(以下簡稱妻子)距離公司特別近,從住處到小米科技園步行僅有 800 米。

    妻子基本每天都是步行上下班,差不多每天 9 點出發,差不多 10 分鐘就能到公司。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妻子每天下班的時間卻很晚。通報中的 5 個工作日里有 3 天都是晚上 10 點之后才下班,有一天更是到了 23:50。

    另外兩天,其中一天是晚上 8 點下班,另一天則是因為身體不適,5 點多便直接從醫院回家了。

    加班似乎已成家常便飯,不過幸好距離住處比較近。不過經常這樣加班對身體也算一種考驗,另外平時陪孩子的時間肯定就很少了。

    丈夫離字節總部 10 公里左右

    每天基本地鐵通勤

    相比于妻子的步行上班,丈夫距離字節總部大約有 10 公里,雖然有私家車,但丈夫日常出行還是以地鐵為主。畢竟在北京這樣的一線城市,公共交通還是更加省事。

    從下面這張圖上你能清楚看出,二人各自到公司距離。兩人將家安在妻子公司旁邊,也許正是考慮到了妻子的加班情況。

    無論是出于上班方便,還是出行安全,都完全能夠理解這樣的選擇。

    說實話筆者在北京搬了 7、8 次住處,首先考慮的就是另一半上班是否方便,男人這點擔當還是應該有的。

    盡管丈夫距離公司不近,但是公共交通還是很方便的,有直達的地鐵。

    據通報,在連續的 6 個工作日內日,除去其中一天因發燒未上班在家辦公外。其余的 5 天中有 4 天丈夫都是坐地鐵上班。

    距離家最近的地鐵站清河站,從清河站坐 13 號線,無需轉乘,到知春路站下。不過,家和公司到地鐵站都還有一段路程。

    如果是步行 + 地鐵的組合,丈夫到公司需要 50 多分鐘。

    相比妻子,丈夫的下班時間要稍早些。這幾個工作日中,丈夫最晚都是在晚上 9 點下班回家。

    雖然丈夫晚上回來的不算晚,但是他的加班時間卻在周末補上了。

    丈夫周六日還在加班

    有家教給女兒上課

    3 月 5 日和 6 日本來是周六日,但丈夫卻仍然在工作。

    3 月 5 日,早上丈夫帶女兒去醫院看眼,回家后家教老師給女兒上課,妻子陪著。

    而事實上,3 月 3、4 號,夫妻二人都已經有了發熱的不同癥狀。

    3 月 3 日,丈夫因為有發熱癥狀,沒去公司上班,在小區 6 號樓的工作室里工作。

    3 月 4 日,妻子在上班后感到身體不適,先是由同事陪同到醫院發熱門診就醫,拿完藥就回家了。

    3 月 6 日,丈夫請了家具設計師進行裝修設計,下午從 3 點開始一直工作到晚上 12 點。

    夫妻二人,一個經常加班到深夜才回來,一個周末還要長時間的工作。

    而女兒不知道是上的什么課。眾所周知,雙減政策下,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學科培訓都受到嚴格管理,一對一的家教學科培訓也被禁止。

    值得注意的是,通報中還寫著,丈夫 3 月 1 日早上在清華大學附屬小學清河分校西門做志愿者。而該學校距離其家只有 3 公里車程。

    或許孩子就是學習的樂器、舞蹈啥的,但不管如何,這對夫妻對孩子還是十分上心的。

    夫妻二人平時均是三點一線

    各自上班、吃飯、回家

    僅一次同框是 22 點吃燒烤

    從夫妻二人的活動軌跡來看,除了在家以外,二人在外還少有交匯時候。

    大部分情況下,都是各自上班,各自吃飯,然后各自回家。

    只有在 2 月 28 日,二人同時出現在同一外部場合。

    2 月 28 日,丈夫搭乘同事車下班回到家,一個小時后,22 點丈夫開車去接妻子。

    妻子在 22:20 下班,乘丈夫私家車前往三個大叔烤羊肉串西三旗店就餐。

    地圖顯示,該餐館距離其家僅有 5 分鐘的車程。

    這個點也許孩子已經睡下了,或許是因為 2 月 28 這個特殊的日子,也或許二人已經有太久沒享受二人世界了。夫妻兩個也選擇了用美食犒賞一下自己。

    因為在接下來的一周里,二人都幾乎是三點一線,穿梭在家——食堂——公司之間。

    也許二人能夠同行的一段路,也就是從家到小區大門口這段路。

    大廠員工都是怎么解決吃飯問題?

    丈夫多在工位上就餐

    妻子多去公司食堂,偶爾也外出就餐

    從通報中,可以看到丈夫午餐、晚餐基本都是在工位上解決,大概率是點的外賣。原因很簡單,如果去食堂就沒必要打包到工位吃了,有點麻煩。

    事實上,基本互聯網大廠的餐廳都還挺不錯,大部分員工也都會選擇到餐廳就餐。

    丈夫或許吃厭了食堂,也有可能。又或者著急工作也未必。

    不過在丈夫的活動軌跡中,基本沒有出現外出就餐的信息,唯一一次是和妻子去吃燒烤。

    看來男人對吃飯還是沒那么講究。地圖上搜了下,步行 10 分鐘內的餐館還是有不少的。

    相比字節而言,小米科技園附近的餐館則比較少。步行 10 分鐘范圍內也就西二旗西路上有一些餐館。

    通報提到的妻子的就餐信息中,除了和丈夫下班后吃烤肉,上班期間只有一次中午外出就餐,其余都是在公司餐廳就餐。

    妻子中午和同事一起就餐的餐館為 " 八合里牛肉火鍋(清河店)",地圖顯示距離 3 公里,駕車需要 10 分鐘左右。

    事實上,小米科技園附近的生活配套設施并不算特別好,2 公里內沒有大型商場。距離較近的也就是五彩城、和上地華聯了,不過步行肯定是不行的。

    至此,我們從夫妻二人的活動軌跡中看到了這樣大廠夫妻生活:加班是家常便飯,住在近 10 萬一平米的小區,有房有車,每天的生活三點一線,有一個孩子需要培養,以及被極度壓縮的二人相處時間。

    以上內容由"三言財經"上傳發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費視頻剪輯工具

    一起剪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任你干草精品视频免费不卡
      <p id="g6cdd"></p>
    1. <li id="g6cdd"></li>
    2.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3. <table id="g6cdd"><option id="g6cdd"></option></table>
      <pre id="g6cdd"></pre>
      <pre id="g6cdd"></pre>